Wednesday, August 20, 2014

《南德意志报》:中国政权的批评者声讨德国之声

《南德意志报》 15.07.2014

一位专栏作者遭到反驳 -- 中国政权的批评者声讨德国之声

如果有一个著名异见人士排行榜的话,胡佳会在很前面。 在中国,他属于那些敢于张嘴说话的人。 2008年他得到了欧盟议会颁发的沙哈洛夫奖,坐过牢,并且现在在北京被软禁。这些不能打中他,他仍通过互联网不断地发声。 最近甚至出乎意料地用德语发声;他拿着一张写有“我们不愿忘记64!屠杀就是屠杀,不是一时失足!”的纸站在镜头前。其他一些政权批评者也效仿他。在互联网上还传播着一份签名联署,除胡佳之外,廖亦武也签名了,又一位获奖者。他在2012年获得了德国书业和平奖。

签名联署和照片源于中国异见人士处在与德国之声和其一位专栏作者的拉锯状态中。在6月4日天安门屠杀25周年纪念日时,这个电台在其网站上发表了弗兰克 泽林的一篇评论。从2014年2月开始,他给德国之声写文章。 泽林现居北京,以前曾当过“经济周刊”和”时代“周刊的驻外记者。他定期为”商报“写文章。他经常不断地以大胆的论点而凸显,如2010年,在刘晓波得到诺贝尔和平奖时,他认为这是一个错误,并且提议给那时的中国总理温家宝颁奖。

这回在纪念日时,他在给德国之声的第一稿里,把1989年对学生运动血腥的镇压写成是“一时失足”,这样的措辞虽然被责编给删除了,但异见人士中传的还是原稿。泽林在两个版本中写道:西方把“那场事件单方面夸大了”。他的时代见证人是中国的老朋友赫尔穆特 施密特(Helmut Schmidt)和前(民主)德国统一社会党大人物君特 沙博夫斯基(Günter Schabowski);与这两人,泽林都长谈过,并且之后写成了书出版。

在德国之声中文部也引发了抗议。“我对我们的人说了,你们写点什么反驳嘛。”主编亚历山大 库达雪夫(Alexander Kudascheff)说。是他聘泽林的。“我们争取到他(泽林)是为了特意要一个反方。”他能理解很多中国人的愤怒,并且也不总是跟泽林同一观点。“但是,为了激发起争论,就需要不同的立场。”

几天后发表了一篇回复。长平,一位著名的中国记者,指责泽林“对中国当代历史的无知。” 之后泽林再次发表文章反驳,长平回应,再又是泽林。这位专栏作者对提问给出的解释是:他乐见讨论:中国需要很多不同的意见观点。可是对长平的回应,他却以挺粗鲁的方式结束了: ”如果长平想要在一个大框架下洞悉的话,那么他在下一回合反击时,就要从其以往中汲取到:不仅仅是谎言,极端夸张也是站不住脚的。他如此教训批评他的人。对于泽林和德国之声而言,争论就这么结束了,但对于中国异见人士,争论还在继续。

CHRISTOPH GIESEN, KATHARINA RIEHL 
(Translated to Chinese by Rosita Hoffman 由Rosita Hoffmann翻译)
德文原文:
http://www.genios.de/presse-archiv/artikel/SZ/20140715/ein-kolumnist-bekommt-kontra/A57582617.html

1 comment:

  1. Rose Tang is an artivist writer, a Tiananmen massacre survivor, was born Chinese, but living and thinking as an indomitable Tibetan warrior woman for human rights, freedom and freedom from subjugation...
    May you be safe, happy and live long

    ReplyDelete